专业提供QQ活动,QQ新闻,QQ技巧,电脑技巧以及其他日常信息,爱QQ,爱生活,爱网络,让我们的Q生活更加精彩!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腾讯热点 > 正文

比起短视频侵权 这才是让爱优腾“慌张”的原因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06-20分类:腾讯热点浏览:1212


  余爱资源网

长视频与短视频平台之间“互看两相厌”的面纱,在一场场口诛笔伐之后终究被彻底掀开,显露在大众面前的是什么?

01短视频侵权与“猪食”之争

这段时间,长短视频双方之间的火药味可谓相当浓烈。

先是在那场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腾讯副总裁孙忠怀的“猪食”“傻子”言论,直接点燃了长短视频之间争斗的导火索。

“个性化分发真的太厉害了,你喜欢‘猪食’看到的就全是‘猪食’,没有别的。”

“那些在公共场所语音外放看洗脑短视频的人,像傻子一样。”

此番言论一出,字节跳动紧跟其后发布的一篇《字节跳动遭遇腾讯屏蔽和封禁大事记(2018-2021)》就像一颗炸弹,将互联网长河中无法忽略的长短视频两方,再次炸出水面。

在那场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除了腾讯点名短视频存在视频内容低俗低智化、切条搬运等现象外,爱奇艺、优酷两者也相继点名短视频。

优酷总裁樊路远:“要像打击酒驾一样打击侵权,建立短视频“先授权再使用”的行业规则。”

爱奇艺CEO龚宇:“很多‘二创’是用没有授权的东西加上自己的东西来掩盖盗版的本质。”

这边以长视频为主的爱优腾与抖音、B站等短视频平台的争论还未分出胜负,那边慈文传媒、华策影视等六大影视公司,纷纷在各自官方微博再次发声,转发此前4月23日,70余家影视传媒单位及500多名艺人的联合倡议书,表示“短视频侵权并不是‘长短视频之争’,反对的是侵权,而不是短视频平台。”

但如同此前发布倡议书之时,网友的舆论并没有随着时间而有所改变,评论中大部分网友依然对长视频中存在的“烂剧”“注水”现象表示不满,即便没有短视频也依然发展不好的声音不绝于耳。

于观众而言,视频长短或许并不是关键点,重要的是视频内容质量。但于平台方而言,是版权之争,更是利益之争。

02长短视频之争

优酷总裁樊路远此前曾表示,“长视频行业太难了!这个行业是有盈利的企业,但我们三家(优酷、爱奇艺、腾讯)什么时候能盈利?按照现在的生存环境,盈利指日可待是痴心妄想。”

短视频的快速发展,加速了视频时代的到来。毫无疑问,这是一个仍然铺满金子的行业,但为何早就成为这个行业领头羊的爱优腾,却纷纷喊话无法盈利?是什么让昔日互相内涵的敌人化身为盟友?如果要细究下来,或许我们能从以下三方面看出一二。

1、蛋糕被瓜分,投入与回收不对等

既然前文提到“爱优腾盈利是痴心妄想”,那我们先来看看这几年爱优腾在长视频行业的状况。

▪2019年,爱奇艺净亏损103亿元,腾讯视频亏损30亿元,以优酷为核心的阿里大文娱亏损157.96亿元。

▪2020年,爱奇艺净亏损70亿元,腾讯视频亏损数据未公布,以优酷为核心的阿里大文娱,就果酱妹能看到的数据显示,Q1和Q4的运营亏损分别为44.91亿元、23.87亿元。

从营收业务上看,爱优腾这几年确实处于亏损状态。短视频的变现方式更多集中在直播打赏、直播卖货以及广告业务,而长视频主要以广告、付费会员为变现模式。两者都依靠广告业务实现增收,但短视频的环境更适合广告主的投放需求,形式多样,简短精快,随看随买。

但亏损的原因也不仅仅是因为短视频的步步紧逼。长视频还需要在自制剧、版权采买上投入大量的资金,而这些内容成本还需要观众、市场的考核,一旦内容不够好,所投入的资金很可能就如同竹篮打水一场空。与此同时,短视频平台上的创作者却借助长视频的内容成果从而获得流量,几乎无需承担额外的内容版权成本,也难怪长视频平台会急眼。

2、用户增长遇瓶颈,争才有希望

根据《2021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我国网络视听用户规模达9.44亿。其中,短视频的用户规模达到8.73 亿,占比位列第一。

另一个让爱优腾等长视频平台更扎心的数据是,在即将到达用户增长天花板的情况下,短视频才是吸引新网民的第二大因素,20.4%的人第一次上网时使用的是短视频应用,仅次于即时通信。

显然,目前的长视频平台在用户拉新方面已无法超越短视频平台,用户使用时长上长视频平台这两年基本保持一个半小时不变,但短视频平台却从去年开始便赶超长视频,以人均单日使用时长超两小时,成为抢占用户注意力的主力军。

再回头看长视频平台自身的付费会员规模。以爱奇艺为例,自去年11月会员提价之后,爱奇艺的会员规模不增反减,从2019年的1.069亿下降至2020年年底的1.017亿,减少了520万。尽管2021年Q1的总订阅会员数达到了1.053亿,但与2019年相比还是处于减少状态。

再加上付费会员存在一个账号多人使用的情况,更多的用户也只想在碎片化的时间内用简短的视频来放松,动辄五六十集、每集半小时以上的冗长剧情需要用户拥有更多的休闲时间来专注观看,显然这并不现实。

现阶段的长视频平台更像是两面受敌,前方是用户拉新遇瓶颈无法突破,后方是逐渐被侵蚀攻占的用户注意力,不能坐以待毙就只好吹响号角,究竟鹿死谁手就只有交给时间来验证了。

3、内容注水,竞争优势减弱

除了被大众所诟病的“猪食论”,腾讯副总裁孙忠怀还说到了长视频中存在的内容注水现象:

“造成切条搬运式短视频横行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内容注水。包括高热剧集在内,节奏太慢、剧情拖沓、注水戏太多的质疑持续存在,用户已经习惯倍速看剧,对注水作不再买单,这些都给行业敲响了警钟。”

尽管内容注水已然成了长视频行业正在面临的现实问题,但还不足以让长视频平台为之瑟抖。毕竟长视频平台拥有大量的资金、行业资源、团队多年经验等优势,影视库的丰富度是多数短视频平台暂时还无法比拟的,但有一个视频平台偏偏集合了长短视频基因成功突围。

众所周知,B站不仅是一个学习网站,还是一家哔哩哔哩无限矿业公司。近几年,B站除在自身擅长的动漫领域不断扩张外,还购买了不少剧集的版权、办综艺,越来越多的片方联合B站发酵影片热度。同样拥有付费会员模式、丰富的影视作品,加上B站内自带的UGC基因,用户拉新与用户粘度一站式实现,这是以爱优腾为代表的长视频平台所没有的优势,行业竞争的危机感扑面而来。

03长短视频在相互融合

事实上,长短视频的界限越来越模糊,双方也早就互相踏足彼此的固有城池。

长视频方面,在抖音刚爆发的那一年,腾讯先后推出MOKA魔咔、猫饼、MO声、腾讯云小视频、下饭视频、时光小视频、Yoo视频等十几款短视频APP试水。可惜的是,截止2020年12月,短视频行业TOP 5的行列里依然没有腾讯系的身影。

既然无法在短视频行业突围,腾讯干脆利用自家资源来个大礼包。无论是整合腾讯视频、微视、应用宝,成立在线视频BU,还是微信视频号、微视将接入统一平台,都表明了腾讯要吃到短视频蛋糕的决心。

而在去年,爱奇艺也上线了主打兴趣类视频的短视频社区“随刻视频”,甚至将它放到了重要战略地位。

短视频方面,发展得如火如荼的字节跳动正在入侵长视频。今年春节期间,欢喜传媒直接将《囧妈》版权卖给字节跳动,用户在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抖音火山版等头条系App上即可免费观看,实实在在地给了爱优腾一次意外的“惊喜”。

字节跳动旗下的西瓜视频,今年6月份更是联合抖音、今日头条共同发起“中视频伙伴计划”。创作者发布在抖音上的中视频内容,可以和西瓜视频一样获得流量分成,抖音不再仅仅只有短视频。

而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19年9月11日,快手的经营范围出现变更,新增电影发行、电影制作。2021年春节,快手还联合贾樟柯、开心麻花、张大鹏和奇妙博物馆, 推出「温暖电影院」系列微电影。快手电视剧和快手放映厅官方账号在过去半年粉丝量分别增长55%和182%。

如果说,长短视频之争能让视频行业向上、能给用户带来更多优质内容,那么无论最终胜利的是谁,于用户于行业而言都是“双赢”局面。

作者 | 黄小曼

本文为微果酱(ID:wjam123456)原创,https://mp.weixin.qq.com/s/tEA7a1wxp8o1AIkF5hYyBQ

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2020046904号-3号